单机麻将游戏推荐|单机麻将下载

“操場埋尸案”一審宣判:杜少平,死刑!

來源: 紅星新聞


  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懷化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對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殺人案及其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公開審理當庭宣判。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殺人等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羅光忠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其他12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年-8年不等有期徒刑。

  △庭審現場

  △被告人杜少平

  △杜少平等被告人出庭受審

  “操場埋尸案”疑犯杜少平受審:提到挖掘遺骸過程時低下了頭

  開庭前兩天,鄧藍冰總是失眠,經常想起小時候和父親在一起的時光,“我們等這一天等太久了。”他說。

  12月17日上午9時,湖南新晃“操場埋尸案”在懷化市鶴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鄧藍冰和姐姐到場旁聽。據鄧世平家屬代理律師周兆成說,庭審披露了眾多細節,杜少平殺害鄧世平系蓄謀已久,他事先準備了迷藥,在飲料里下迷藥,以送橘子的名義,支開與鄧世平在一起的老師,等迷暈鄧世平后,又伙同羅光忠,錘殺鄧世平,最后在下晚自習后將其埋尸操場。

  周兆成說,杜少平坐在被告席上,沒有太多表情,只有提到挖掘遺骸的過程時,他低下了頭。但是鄧世平家屬在旁聽席聽到父親被害的細節時,情緒有點失控。

  △周兆成律師和家屬

  據新華社此前報道,2001年杜少平采取不正當手段,違規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場土建工程。在施工過程中,杜少平對代表校方監督工程質量和安全的鄧世平產生不滿,懷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羅光忠將其殺害,將尸體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場土坑內。

  今年6月,鄧世平的尸骸從操場跑道下方被挖出。

  鄧世平失蹤的這16年,一邊是鄧家無法抹去的傷痛,一邊是杜少平不斷膨脹的欲望。鄧家四處尋找無果,全部搬出了縣城老家,父親成為決口不提的話題,家庭氣氛一直“籠罩在烏云里面,”直到警方偵破案件,“陽光”才出現。

  杜少平多年來帶著一幫“馬仔”,通過放高利貸、暴力逼債等方式牟利,曾向從KTV跳槽的員工潑硫酸。據懷化中院相關公告,懷化市人民檢察院對杜少平提起公訴時,指控他犯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眾斗毆罪、強迫交易罪。

  父親被埋時,被壓了幾塊巨石

  鄧世平女兒鄧玲得知挖機開進新晃一中操場是2019年6月18日。那天她在上班,心里很沉重,但裝作若無其事。下班她沖向火車站,趕上最后一班火車,站著回了老家。

  第二天她迫不及待來到現場,這座位于新晃一中后山的操場部分區域已被圍了起來,幾輛挖掘機正在作業。她一直不遠不近地看著,工作人員送來盒飯,她搖搖頭說吃不下。“怕挖不到,也怕挖到。”鄧玲回憶說。

  △鄧世平被殺害后埋尸操場

  6月19日下午6時左右,挖掘機挖到幾塊七八百斤的石頭,鐺,鐺,鐺……撞擊聲伴隨著火花直冒,鄧玲的心開始砰砰跳。她意識到可能快挖到了,她無法想象“父親被埋時,還被壓了幾塊巨石。”

  不一會,一具人體遺骸被發現,眾人驚呼,鄧玲開始坐在草坪上痛哭。“沉冤昭雪了,沉冤昭雪了……”有人過來安慰她。學校的一位老師看見挖出來的衣服,斷定尸骸就是鄧世平,鄧玲心里也斷定那就是他們尋找了16年的父親。

  4天后,DNA鑒定結果出來,警方確認挖出的尸骸為鄧玲的父親鄧世平。

  “能找到父親真的是奇跡,這么大一個操場竟然能把父親小小的尸骨挖出來。”鄧玲說,她們家屬雖然痛苦,但也感謝眾多相關部門,讓她們等到原本以為永遠不會有的真相。

  新華社11月26日報道,2001年杜少平采取不正當手段,違規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場土建工程。在施工過程中,杜少平對代表校方監督工程質量和安全的鄧世平產生不滿,懷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羅光忠將其殺害,將尸體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場土坑內。

  案發后,時任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杜少平舅舅)為掩蓋杜少平的殺人犯罪事實,多方請托、拉攏腐蝕相關公職人員,時任新晃縣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委楊軍(杜少平同學)等人接受請托,干擾、誤導、阻撓案件調查,導致該案長期未能偵破。

  隨后,杜少平及其同伙羅光忠被依法逮捕,并以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提起公訴;該案涉及的黃炳松等19名公職人員分別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等相應黨紀政務處分,其中10人因涉嫌犯罪被依法逮捕并移送審查起訴;杜少平涉惡犯罪團伙13名成員被依法逮捕并提起公訴。

  一度感到絕望,認為永遠不會有真相了

  2003年1月22日鄧世平失蹤后,鄧家陷入了漫長的尋找和悲傷之中。

  鄧世平失蹤后的那幾天,鄧玲以為父親是離家出走或者被綁架了,幾天后肯定會收到消息。沒想到幾天后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她們越想越不對,梳理父親的工作和交往人群,她們開始懷疑父親的失蹤與學校、杜少平有關。

  他們找到學校,當時的校長黃炳松組織教職員工搜山,找了幾天沒找到就停止了。但是鄧家人沒有停止,他們張貼尋人啟事,去電視臺打廣告,到新晃縣公安局報案,但毫無進展。鄧藍冰記得,父親失蹤時,鄧家的親戚曾去找過杜少平,對方否認和父親的事情有關。

  “開始的那幾年,母親哭,我也跟著哭,后來眼淚哭干了,人還是找不到,只有暫停尋找。”鄧玲說,她大學畢業后在長沙工作,弟弟也考到長沙,他們把母親也接了過去,從此離開了縣城。

  如今縣城里的這棟四層小樓,鄧家姐弟很少回去,前幾年他們把房子重新裝修準備出租,可是除了一層的兩個門面,樓上幾層房子因為漏水和沒有天燃氣,一直沒有租出去。

  “那里是傷心之地,我們不愿意,也不想回去。”鄧藍冰說,2018年她母親一度感到絕望,認為永遠不會有真相了,她將父親的證件、書籍、舊衣服等物品一把火燒了,不想家人的情緒再受影響。

  以前父親性格風趣幽默,除了是家里的經濟支柱,還是活躍氣氛的主角,他們一家人在一起總是有說有笑,很溫馨。父親失蹤后,母親成了家庭經濟支柱,鄧玲成了活躍氣氛的擔當,但是“家永遠缺一部分”。

  △鄧世平教師資格證書。圖據央視新聞客戶端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父親成了鄧家決口不提的話題,一家三人怕彼此傷害,最后都變沉默了。“家庭的氣氛像籠罩在烏云里面,空氣像結冰了一樣。” 鄧藍冰記得,有一次她和弟弟、母親開車回家,一個多小時,三人沒說過一句話,快到家時,她實在受不了,播放了一首音樂。

  父親失蹤的這些年,鄧藍冰經常會想起小時候,他被蜈蚣咬了,父親想把毒液用嘴吸出來,結果他的手紫了一片,父親的嘴也紫了一片,最終不得不去醫院治療。出事那年,父親打算將他從新晃二中轉到一中讀書,順便照顧他,可是沒等手續辦好,父親就不在了。

  有時候,鄧藍冰會越想越感到慚愧,怪自己的能力太弱,不足以推動父親的案子,他曾想過挖學校的操場,但最后沒辦法實行。

  鄧藍冰的痛苦,鄧玲同樣也有。父親去世時,她大學還沒畢業,她本來打算進入一家事業單位,安安穩穩過一生,后來只要稍微安穩下來就有一股力量把她拽出來。她在學校當過老師,在企業做過管理,后來又辭職,創業。

  “我開過店鋪,開過化妝美容培訓學校,還開過兩家公司。” 鄧玲認為只有創業才有機會。“創業能掙到很多錢,能結識很多人脈資源,能讓自己快速強大。等我各方面強大了,也許就能找到父親了。”

  前“馬仔”稱杜少平:為利益不擇手段

  在新晃,提到杜少平及其團伙,很多人都知道。據警方通報,他們是一個“長期盤踞在新晃縣境內的涉惡犯罪團伙”,抓獲的犯罪嫌疑人包括杜少平(綽號“少爺”)、姚才林(綽號“草上飛”)、宋峙霖(綽號“毛豬”)等人。

  今年57歲的杜少平,讀過高中、中專,曾是新晃縣化油器廠的一線車工,后來調到新晃工業品貿易中心做營業員,直到1999年下崗當了夜郎谷KTV老板。

  今年6月,紅星新聞曾到杜少平經營的夜郎谷KTV,該KTV位于縣城商業區的解放路,從路邊進入一個院子,再沿一側階梯走上去,就到了KTV門口。KTV已經被查封,玻璃門上貼有一張催款通知,KTV入口處張貼著掃黑除惡的海報。

  據媒體報道,新晃一中跑道工程竣工兩年后的2005年,杜少平開始經營“夜郎谷”KTV。起初注冊的名字是“夜郎谷休閑廣場”,后來更名為“夜郎谷休閑中心”,經營范圍主要是歌舞娛樂服務。

  鄧玲認為,杜少平是通過新晃一中操場工程獲得的第一桶金,然后開了夜郎谷KTV。杜少平通過放高利貸、暴力逼債等方式牟利,曾讓手下“馬仔”向從KTV跳槽的員工潑硫酸,將借高利貸的人丟進河里泡冷水,又拉面前下跪。

  “團伙成員”姚才林在取保候審期間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杜少平為了利益,他會不擇手段地去做。”

  曾在夜郎谷KTV上班的服務員曹某告訴紅星新聞,杜少平讓她受的受害至今都無法忘記。2006年,曹某從懷化市到新晃縣,在杜少平的夜郎谷KTV任大堂經理,半年后縣里的另外一個夜總會想高薪挖她。她找杜少平商量,杜少平說沒關系,她沒多想就跳槽了。

  她離職后,很多夜郎谷的工作人員和客人也跟隨她走了。很快她就出事了,一天夜里,她下班回家,一名男子躥出來,朝她臉部潑硫酸。

  12月17日的庭審,曹某的案子也是其中之一,因為不想再回憶過往,她沒有出庭,委托代理律師負責。曹某的代理律師告訴紅星新聞,此前相關機構對曹某臉部的傷進行鑒定,確定為十級傷殘。

  據懷化中院相關公告,此次懷化市人民檢察院對杜少平提起公訴時,指控他犯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眾斗毆罪、強迫交易罪。

  操場已經進行回填和修整

  新晃一中創建于1939年,是新晃縣唯一的公辦普通高中,出租車司機說它是新晃最好的學校,“每家的小孩都想進去”。

  校園依山而建,穿過綜合樓,爬一段坡就來到位于后山的露天體育場。中間是一塊足球場,周邊環繞著400米的標準跑道。體育場旁邊是兩棟相連的學生宿舍。

  曾經的埋尸現場如今已經看不出多少痕跡,學生在踢足球,幾位保潔阿姨躺在草坪上曬太陽。今年暑假操場進行回填和修整,只有仔細查看才會發現當時新鋪的塑膠顏色比以前的鮮艷。

  一位學生告訴紅星新聞,他們剛開始看到操場被挖,以為是偷工減料出現了塌陷,后來才從新聞中得知了“埋尸案”,因為事情發生了很久,他們也沒覺得害怕。

  10月,新晃一中體育場舉行了一場運動會,有人將運動會的視頻傳到網上,很多網友在留言處詢問案件的進展。每一條留言都得到了博主的回復:謝謝關注,案件還在調查中,會有令全國人民滿意的結果。

  鄧玲告訴紅星新聞,等父親的案子全部審理結束,她們將會把父親的遺骸領出火化,舉行一場追悼會,然后進行安葬,讓這個16年的事情徹底結束。


单机麻将游戏推荐 69游戏中心下载 河北11选5玩法和拖号 网球比分网球直播网球指数 福建快三统计图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总进球数竞彩 金沙棋牌娱乐网址 吉林快3爱拼彩票官网 比机棋牌规则 利彩票开奖